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哨兵/向导】向死而生 完结篇(主卢刘,练笔文)

这两天忙翻,原谅我没来更文……

完结篇,主卢刘,有周黄,一句话喻王,谢谢喜欢。

向死而生,前篇

向死而生,中篇



  07


  中心控制室。黑暗与静谧之中,唯有仪器发出滴滴的声响,亮起红蓝相间的光束。


  喻文州摸索着走进去,尽力在一片昏暗中寻找着中心控制器。窗外忽而炸开了灿烂的烟花,映得室内亮如白昼。喻文州不禁皱了皱眉,他原本可以有更妥当、不必铤而走险的方法,可随着卢瀚文遇险,事情渐渐失去了控制,滑向未知的境地。必然是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喻文州可以确定这一点,可他一时却毫无头绪。


  “呵”一声轻笑在黑暗之中响起,“文州,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塔的一切会简单到这么轻易被你们攻破吧?”


  “是你?”喻文州停下了准备攻击的动作,窗外又有绚烂的烟花炸开,照亮了那人的脸。


  叶修,这一代的黑暗哨兵。黑暗哨兵拥有十分强悍的战斗力和过人的五感,而且他们能够纯熟地控制自己的精神力,根本不需要向导,他们似乎就是为了成为领袖而生的。因而,每一代的黑暗哨兵都会成为塔的守护者,被称为“塔之鹰爪”。


  可叶修几乎颠覆了这个传统,是的,几乎。他最后还是归顺了塔,和之前所有的黑暗哨兵一样,为塔效力。因而,他这一刻出现在这里,在喻文州看来,只能说是祸福难料了。


  又有绚烂的光影闪过,伴随着烟花炸开的轰鸣声,花团锦簇的热闹。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只是笑:“庆祝日,挺好的,不是么?”


  喻文州看了眼仿若另一个世界的窗外,脸上难得露出了嫌恶的神情:“一群人被困在自己所筑的笼子里,却偏偏还要为此狂欢,怎么谈得上好?”


  “文州,你还记着那事儿呢?”叶修的声音里似乎带了浅浅的叹息。


  “怎么会不记得……”喻文州笑了一下,有不敢回想的疼痛与苦涩从心底渗了出来,几乎涩到了口齿间。在他从暗室里背出王杰希时,在王杰希命悬一线时,他恨不得杀了那满天神佛为王杰希陪葬,更何况是倾覆区区一个塔,可不行的,唯有那心思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便只能眼睁睁看着王杰希痛苦挣扎却无可奈何,那样的无力感曾伴随着他很长时间,他怎敢轻易忘却。


  而喻文州现在终于是在步步为营的谋划后有了可以放手一搏的可能,却不知可会在这里功亏一篑。


  眼前的人才是关键,喻文州无比清楚这一点。他在黑暗中看向叶修,目光中几分探究,几分疑惑,然而还不等他说话,就听叶修淡淡开口:“关心则乱。大眼儿不知其中关窍,少天尚未想得透彻,你却不应当啊!”


  念头一转,从前不解的、被忽略的事情顿时被眼前之人串联了起来,喻文州惊叹一声:“是你!”短短两字,是他今天第二次脱口而出,却全然是不同的意味。


  王杰希身陷危急之境却能逃出生天,黄少天险之又险时刻恰得周泽楷相救,卢瀚文双重压力下尚还留下了一线生机……此间种种,喻文州从前只道是巧合与幸运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曾想却有人周旋其中,引着他们向死而生。


  08


  卢瀚文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悠长的梦,梦里他几乎亲临死境,却又绝处逢生。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轻柔的安抚着他,让他舒展了精神与身体,去从容地接纳治疗。


  可既是梦境,自然会有醒来的时候。卢瀚文从他历经生死的梦中醒来之时,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晃得眯了眯眼,眼前逐渐清晰的景象里坐着一个人,正在百无聊赖逗弄着兔子。


  卢瀚文晃了晃脑袋,只觉得这场景温馨而又熟悉,像是在他的脑海中演练过了无数回,应当是我们称之为憧憬的东西。


  “醒了?”那人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过多的情绪,“感觉怎么样?”


  “前辈”卢瀚文轻轻地开口,却是道歉,“对不起……”精神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卢瀚文并不知晓,可他在潜意识里能感觉到,自己能够醒来,必是与眼前之人有关,而他方才那一瞥,明明看见那人唇色浅淡而苍白,像是经历了一场精神的浩劫。于是,卢瀚文便低下头说出道歉的话语,那样子活像被老师抓住把柄的小学生。


  见这情形,刘小别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是干嘛?难不成出个任务还伤到了脑子?”


  “不是啊,”卢瀚文抬起头来看他,“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向前辈道歉或是道谢总是没错的。”


  “道歉或是道谢,都不应当是对我。”说着刘小别捏着飞刀剑脖颈上的肉将它拎到卢瀚文面前,飞刀剑蹬着腿挣扎,眼中满是不情愿。这小家伙内心明明是雀跃而欣喜的,却偏偏要装出一副淡漠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像谁。


  毛茸茸的一团就这样钻进了卢瀚文的怀里,纯白的毛色,肉垫、耳尖带了淡淡的粉,说不出的可爱。卢瀚文忍不住摸了一下,又摸了一下。


  忽而,野兽的咆哮声在耳边响起,流云不知何时自己现了实体,美洲豹一脸的不快,死死地盯着卢瀚文揉着飞刀剑的那只手,眼神里似乎带了些杀气,吓得卢瀚文下意识地松了手——他还是头一回见他家流云这幅模样。


  卢瀚文忍不住一笑:“流云好像很喜欢飞刀剑。”


  两个精神体一个小心翼翼地接近,另一个开心与期待已经无法隐藏,却偏不肯往前一步。看着这一幕,刘小别感觉内心深处有什么被戳破了,便只是看着,并不答话。


  “我也很喜欢小别前辈!”清亮的声音响起,刘小别愕然抬眼,却刚好撞进少年亮晶晶的眸子里,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静默,连周遭的空气都像是安静了下来,刘小别张口欲言,却又似什么都说不出般沉默了下来。


  卢瀚文的期待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正要几句言语带过,却被人推门而进的声响打断。


  袁柏清看着屋内相顾无言的两个人,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黄少……出事了。”


  09


  这次强攻在喻文州切断中心控制室和塔的联系后,原本一切都很顺利。


  雇佣兵的接手可谓是顺理成章,而效忠塔的哨兵和向导也被几人控制了起来,可千防万防,却防漏了他们那等下三滥的手段,他们用特研药封死了黄少天的精神世界,并从这里撕开了一个口子。


  黄少天可谓是向导中的佼佼者,因而他的精神体夜雨声烦战斗力自然不容小觑,可再不容小觑,面对一对搭档,黄少天也只是想办法周旋其中,牵制住他们而已。


  然而让黄少天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随身带了特研药,黄少天的精神屏障被外力封锁,夜雨声烦被强制送回了黄少天的精神图景,无法使用精神力的向导与一般人又有何分别?黄少天只得依靠光剑冰雨死死支撑,却知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


  而另一边战斗中的一枪穿云,在与夜雨声烦失联后变得狂暴起来,它怒吼着攻击对面的精神体,竟是连伤害也顾不得了。周泽楷也感知到了黄少天的精神力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抽离,他顿时呆愣在那处,硬生生受了两击后才醒悟般旋身躲过了砍来的刀锋。


  周泽楷找到黄少天时,黄少天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对面的哨兵正要落下致命一击,被荒火枪口的火焰生生逼开。鲜红的血浸湿了周泽楷的黑色长风衣,他面若寒冰,眼神狠厉,如同地狱修罗,浴血而来。


  这等气势,那对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搭档都被吓得退了一步。不顾一切地斩杀,原本他们商定的是尽可能地活捉,可周泽楷全然忘了那些一般,双枪在他手中化成了死神的镰刀,瞬间便收割了那二人的生命。


  当一切归于寂静之后,周泽楷双膝重重落地,跪倒在黄少天的身旁,他轻抚上黄少天紧紧握着冰雨的手,声音低哑而破碎:“都会好的,少天。”


  10


  刘小别和卢瀚文匆匆赶到治疗室,却被张新杰挡在了门外,还有希望的,他如是说。


  卢瀚文焦急地在门外走来走去,担忧的情绪显露无疑,刘小别阻住了他的动作:“别急,张前辈说有希望,就绝对不会是仅仅在安慰我们,你这样倒更让人心烦。”而后,刘小别扫了周泽楷那边一眼,递了个眼神给卢瀚文。


  卢瀚文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从方才开始,周泽楷便只是安静地坐在等候的位置不发一言,整个人就像被抽离了灵魂,形同死尸。


  于是,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闪烁的红光映衬得治疗室三个字分外惨白而诡异。不知过了多久,那红光闪烁,跳成了代表着生机的绿色。卢瀚文一下子站直了身子,而刘小别偏头时余光瞟见周泽楷瞬间绷紧了身体。


  “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黄少命大,并未被伤及致命之处,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只不过……”向来有一说一的张新杰少有地表现出了犹疑,他带了些探究看向周泽楷:“我还没有办法解开他被特研药封住的精神世界,以后,或许也很难解开。”一个被封锁了精神世界,无法调动共感力的向导,对于哨兵来说,毫无意义。


  “万幸,多谢。”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再兼之周泽楷脸上劫后余生的神色,这一刻不用翻译,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短短的几个字里读懂了周泽楷的意思。


  只要能让他活下来便已是万幸,至于其他便已是奢望,如何还能顾及得到?失去了向导的能力又如何,黄少天依旧是黄少天,周泽楷所爱的那个黄少天,这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


  “嗯,你们去看看黄少吧,轻些,他只是太累了。”张新杰的语气也轻松了下来,他侧开了身子,让他们进去。


  而刘小别却站在了原地没有动,刚才周泽楷说出的几个字轻巧地帮他拨开了眼前的重重迷雾,让他看到了一直遮掩在迷雾之下的事实,从来只是他画地为牢,将自己死死禁锢住而已。


  刘小别看到卢瀚文停下来回头看他,他迈开步子走到卢瀚文身旁,抬手揉了揉少年浓密的黑发,笑容清浅,如同噙了甜甜的蜜在唇间,“好啊。”他说。


  卢瀚文疑惑的抬起头,却腻在了刘小别温柔的笑里,忘了去询问其他,他牵住刘小别略微冰凉的手,十指紧扣,有薄薄的汗从卢瀚文的掌心渗进了刘小别的肌肤里,犹如二人早已纠缠在一起的人生。


  11


  “我也很喜欢小别前辈!”


  “好啊。”


  ——end——


啊,本来是想赶篇叶神的生贺文的,可是来不及了,瘫倒……

在这里先说一句吧,叶神生快啊!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