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哨兵/向导】向死而生 中篇(主卢刘,练笔,day3)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少量周黄,不占tag了,食用愉快。


04
一切都不真实的犹如一场梦境,刘小别觉得。

他不过是如平常一样出去采买,却戏剧般地遇上了塔里的哨兵执行任务,好死不死的,这哨兵他还认得,是那小孩儿。

卢瀚文无疑是个优秀的哨兵,觉醒的年龄也小,出色的五感让他得以脱颖而出。而又正是这样出色的天赋,使小小年纪的他不得不承担起更加危险难做的任务。

这和刘小别几乎形成了极致的反差,刘小别觉醒来的极晚,在共感上的迟钝使得他并不具备强大的安抚能力,当然,这其中不乏刘小别刻意控制的原因。可无论如何,这都导致了他和卢瀚文不会有配对结合的可能性,更何况他觉醒没多久就在王杰希的帮助下逃离了塔的控制。

所以,刘小别从没想过,他和卢瀚文会如此契合。是的,契合,并不是简单的合适,而是精神上的深度契合,甚至刘小别的精神能力会被卢瀚文放出的五感所冲击,这样的冲击迫使刘小别的共感能力瞬间爆发,而向来精于压制能力的刘小别竟连控制自己的精神力都十分困难,更勿论其他。于是,他只能落荒而逃,是以他并没能发现卢瀚文在过度使用精神力后的异常。

而刘小别终究还是知道了,王杰希说的时候眼中落了几分不忍,而他却只是一味地低着头,未发一言。

刘小别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可他是自私的,帮助卢瀚文他必然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这样的风险很有可能让他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更何况他要救卢瀚文,或许只有结合这一个办法。因为天生的精神契合而和另一个人配对,这和他所深恶痛绝的,那个所谓塔的强行配对行为又有什么区别?

刘小别闭了闭眼,头痛欲裂。之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般,一只乖巧可爱的垂耳兔出现在他的身旁,这是他的精神体。

小巧而温顺的精神体,和刘小别给人的形象极度不符,刘小别对此十分不满,于是给他它取了一个犀利的名字——飞刀剑。

05
飞刀剑潜入塔的过程并不算困难,作为高了一个维度的生物,一般的雇佣兵并不能发现它,而它总是能够巧妙地避开塔里的哨兵和向导,刘小别近乎变态的自我控制,似乎在这一刻发生了作用。

进入卢瀚文的精神图景时,飞刀剑腿一软就摔了下去。卢瀚文的精神屏障并没有阻止它的进入,可卢瀚文的精神图景里却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排斥着它,让它连想要站稳都变得有些困难。

很快,飞刀剑就明白了这样的压力是来自于哪里。流云相对于飞刀剑来说绝对算得上巨大的身形遮蔽住了它眼前的所有光亮,流云压低身子做出防御的姿态,从喉间挤出了低低的嘶吼声。

飞刀剑顿时怒从心起,它冒着危险潜入这里到底是为了谁啊?!这家伙竟然一点都不领情。睁大了赤红的眼,飞刀剑死瞪着流云,身形虽小,气势上却也没弱多少。

流云本就因着飞刀剑擅自闯入而怀了些敌意,这下更是被它的反应激怒了,迈开腿几步冲过去就要咬飞刀剑的颈子。飞刀剑仗着身体灵活,闪身一避就跳到了流云的背上,直接将流云踩爬了下去。

精神体的样子仅仅只是精神力的化形而已,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而垂耳兔把美洲豹踩爬下这种匪夷所思的场景,大抵是只能在两个精神体之间看到的。

然而这却足以可见卢瀚文的精神世界是有多糟糕,哨兵的攻击力不知要比向导强过多少倍,可流云却两招就被飞刀剑打翻在地,已经不是一个丢脸可以形容的了。

飞刀剑傲然看着流云,要说的话已经通过意识传递了过去,「这下可以友好地聊个天了吧?」还刻意把友好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气不死人不罢休的架势。而流云却真的安静了下来,飞刀剑这才有时间好好地打量卢瀚文的精神图景。

这是一处广阔的草原,可一眼看过去只觉满地疮痍,一片干旱,一片泥泞,甚至还可见雷电劈过的痕迹和被天火烧出的焦土。

叹了口气,飞刀剑转回过头去看流云,流云耷拉下眼睛趴在地上,似乎方才那几个动作已经耗尽了它所有的力气。

刨土、播种、施肥、浇水……重建精神世界的每一件事,对于还没能控制好自己共感能力的刘小别来说,只能委屈他的精神体飞刀剑小兔子亲力亲为了。不过虽说是亲自动手,可到底是在精神世界之中,精神力才是关键,飞刀剑所做的事也是运用精神力的一个过程,只是这个过程显得有些傻罢了。

上跳下窜的小兔子大抵是用这样的活力感染了流云,流云也开始打起精神来和小兔子一起干活,重建精神世界的大业也似乎变得不似先前那般艰难了。

06
等飞刀剑离开的时候,卢瀚文的精神图景并不像初时那般糟糕了,流云也恢复些许精神,不再狂躁而无力。

精神体并不会被监控设备所捕捉,因而飞刀剑在从精神图景离开后,并没有急着走。它跳到床上,肆无忌惮地盯着卢瀚文看,卢瀚文的呼吸已经平稳了起来,他的精神状况有好转的趋势。

飞刀剑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也不枉它辛苦一场。

正当飞刀剑还在欣赏自己的努力成果时,它听到了有人停在了静音室外,初时,飞刀剑并没有当作一回事,兴许只是寻常的雇佣兵呢?可紧接着它就感受到了精神力的异常变化,这时候想要躲藏或是再回去精神世界都已经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飞刀剑张大嘴、抬起前脚,做了它此生最后悔的一个决定——装雕塑。

紧接着,它就听到黄少天爆发出了难以自抑的大笑声,并因着黄少天过人的肺活量而一时半会并不太可能停下来。

飞刀剑羞耻地低下头,然后它故作淡定地打断了黄少天的笑声:“你会引来他们的。”

黄少天却只是偏头看着它笑:“你以为我会怕他们?今天我敢出现在这里会没有万全之策?没想到你作为一个精神向导不但脑回路神奇就连智商也不太够啊,小兔子,你还太嫩了,等着看本少大展身手吧……”

“少天,”一旁的周泽楷终于还是开口了,他看向卢瀚文,“先带他走吧。”

黄少天走到床旁,看见卢瀚文的状态,啧啧称奇:“你别说啊,这刘小别还真有点本事,看来他和小卢还真的蛮合适的,出次任务还给我们家小卢捡回了个向导,还真心不亏。你说是吧,小兔子?”

黄少天原本还想调戏一下垂耳兔呢,可没想到回头一看,飞刀剑早已经跑没影儿了。

——tbc——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