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哨兵/向导】向死而生 前篇 (多cp,练笔文,day2)

依旧ooc,哨向/向哨,私设很多……


01
暮色降临,如泼墨般夜色逐渐晕染开来,暴力、恐惧、争斗、杀戮……所有的东西都被浓郁的黑色所掩埋,只剩下无边的静默,叫人轻易便遗忘了其中暗藏的杀机。

卢瀚文卧藏在巨大的大理石浮雕圆柱后,温热的鲜血从裂开的伤口处流淌而出,似乎要将他赖于生存的最后一点体温也带离一般。

随着生命的流逝,他的目光渐渐涣散了起来,剧烈的疼痛感撕扯着他的脑袋,让他没有力气去思考。他知道,比起身上那些伤口来说,更要命的是精神的游离,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原来少了向导的哨兵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说起向导,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身影,那人嘴角边总是噙着一抹淡漠的笑,似乎一切都不入他眼。是了,他又如何会像寻常人一样,从他偷走自己的向导素逃亡开始,就注定了他的不寻常。很多时候,他看起来并不像是能够安抚人精神的向导,而是会更像一个有着强战斗力的哨兵,而正是因为他在向导能力上的迟钝与缺乏天赋,才让那些高层将他的出逃划在了不重要的范畴,成就了他所追寻的自由。

频临死亡之际,卢瀚文不遗余力地强化着自己的五感,他的精神体,一头骄傲而漂亮的美洲豹,此时正焦躁围着他转圈,步伐虚浮而无力,一点也没有从前的王者风范。

他知道流云在焦躁什么,他的身体状况根本承受不起五感的进一步强化,没有向导安抚的他很有可能陷入精神错乱的神游状态,这对一个哨兵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可他没有办法,任务还没有完成,他随时有可能成为敌人手中的筹码,这在他眼里,可比神游症的降临更加致命。

忽而,不远处传来了刻意压低的脚步声,小心翼翼地行走,像是在找寻着什么,卢瀚文原本握紧枪柄的手缓缓地松了开来,他终于不堪负荷,陷入了昏迷之中。

02
黄少天他们找到卢瀚文时,是在那个富丽堂皇的教堂里,卢瀚文半靠着圆柱的身子有要往下滑的趋势,他的神色痛苦不堪,犹如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流云趴在他的身旁,听到声响它虚弱的睁开眼,而后一点点地消散成虚无。

“他……不太好。”周泽楷皱起眉,声音里不无担忧。黄少天一言不发地取出向导素,注射进卢瀚文的身体里。提纯过的向导素泛着淡蓝的色泽,顺着卢瀚文的血管缓缓地流淌。

可是没有用的,卢瀚文仍是那副模样,巨大的疼痛似乎要将他的身体撕扯成无数个碎片,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鬓角滑落。他的生命在消逝,意识在痛苦中走向消亡。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黄少天着急地看着卢瀚文,而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般,闭上眼,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去搜寻。

对爱人的敏锐,让周泽楷几乎在黄少天决定的那一刻就已经感受到了他异常的精神波动,周泽楷深知其中的危险,可他没有打算阻止,如果是黄少天决定的,那么他只要陪着他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少天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周泽楷完全打开自己的五感,一方面是为了感知藏在暗处的危险,另一方面是随时监控自己爱人的精神变化。忽而巨大的精神力冲击激得周泽楷站不稳身体,然而他却顾不上这些,他冲上前去,一把扶住直直往后倒去的黄少天。

黄少天脸色苍白,紧皱着眉头,他有些干裂的嘴唇微张:“他的精神屏障拒绝我的进入,我没有办法。”

“感官神游?”周泽楷脸上显现出了惊异的神色,黄少天无疑是一个出色的向导,可他却连卢瀚文的精神屏障都无法突破,更勿论进行精神疏导了,可见卢瀚文方才是将自己逼到了何种地步。

“应当还不至于,却也不远了。”黄少天摇了摇头,抬手为卢瀚文拭去额头的汗水,“可以说是游走在神游的边缘。”

“还是先把他带回去再想办法吧……”黄少天矮下身去扶卢瀚文,如是说道。

03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眼光明媚,万里无云。卢瀚文叼了根草闲闲地坐着,流云趴在旁边沉睡,呼吸起伏间微微传出了鼾声,很是闲适的模样。

可是这份悠闲并没能持续多久,一道闪电亮如白昼刹那间撕裂天际,黑压压的云夹带着狂风和潮气涌了过来,原本生机勃勃的草地如同承受不了这样的威压,瞬间就变得枯黄。

流云从睡梦中被惊醒,狂躁而不安地围着卢瀚文开始踱步,卢瀚文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强行塞进他的脑袋里,渐渐的,最初的疼痛被闷的要炸裂般的感觉所取代。他的精神力开始剧烈地波动,似乎想要冲破自己的屏障爆发出来。

静音室里。周遭流淌着风声、水声和风过枝叶的“沙沙”声,这样的白噪音无疑是能让人内心逐渐变得平和起来的,可显然却不足以安抚卢瀚文。半明半灭的光线里,王杰希看着在床上挣扎的卢瀚文,似乎在想着什么出神,眼中的情绪难以辨别。

“他需要尽快和一个向导结合,塔留不了他多久。”半晌,王杰希才淡淡开口,语气里含了几分笃定,“这就是你无论如何都要我来看一眼的原因?”

“杰希,就是这里,当初方前辈……”

“喻文州!”王杰希当即截断话头,隐隐含了薄怒,却在一转头时看见了喻文州眼中的无奈与执着。

这下王杰希便是有十二分的气也再发不出来,他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会帮他们的。”

是他们,而不仅仅是他。

“刘小别?”喻文州言语中带着了然。王杰希点了点头:“嗯,小别也不太好,我本就没有袖手旁观的打算。”

“我知道,”喻文州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卢瀚文,“可瀚文耗不起,我只能逼着你快点。”

“逼?”王杰希斜眼看他,似乎对这用词很是不满。喻文州却带上了笑意:“好,是我求你的,杰希大大。”

王杰希这才像是满意了般装备回甲衣,再抬起头时眼神冰冷而机械,已与寻常的雇佣兵一般无二。

静音室的门缓缓开启,王杰希跟在喻文州身后走了出去。当一切归于静谧之后,光线渐渐变得柔和而舒适,屋内的监控设备这才如同睡醒了一般开始重新运转起来。

——tbc——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