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卢刘】小孩儿(练笔,day1)

练笔文,ooc严重,将就着看吧,瘫倒……


01
荣耀第十五赛季总决赛,蓝雨对战嘉世。
第十三赛季,蓝雨的剑与诅咒相继退役,从前的小少年卢瀚文接任队长,说到这里一切似乎还在意料之内,而蓝雨却不会是一支循规蹈矩的队伍,就像当年话痨+手残的配置横空出世般令人哗然,卢瀚文并没有如众人所想操控起夜雨声烦,而是蓝雨从其他中小战队挖掘出来的一个年轻人接手了这个曾被封为剑圣的账号卡,倒颇有几分当年孙翔入主嘉世的意味。而伴随着剑锋的诅咒,曾陪蓝雨走过十几个赛季的神级角色索克萨尔却被束之高阁,无人继任,相应出现的控场角色是蓝雨从没出现过的召唤师,至此,蓝雨的战术核心真正的转移成了“双剑”,剑与诅咒如同当年的双花组合般湮没在了荣耀历史中,成为了永久的传说。
于是,这样大刀阔斧地改变后,蓝雨战队在第十四赛季遭遇了滑铁卢,成绩像是背了降落伞一样飘飘然往下落,直冲着出局而去,直到赛季末才堪堪保住席位,被媒体戏称为“又一个嘉世”。而现在,成绩慢慢平稳了下来的蓝雨遇上了在挑战赛浸淫两年重返联盟后渐入佳境的嘉世,这场比赛被媒体称之为“两支豪门战队涅槃后的巅峰对决”,其中意味颇值得咀嚼一二。
欢呼,尖叫,加油,呐喊。这些声音卢瀚文不知道听过了多少回,就连冠军的奖杯,小小年纪就出道的卢瀚文也不是第一次触及,可他从未如此的疲惫过。他脱力地瘫坐在位置上,电脑画面定格在只剩一层血皮的流云扛着焰影立在风中,荣耀两个大字紧接着闪现。卢瀚文呆呆地看着屏幕,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他缓缓地抬手捂住了脸,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指缝渗出,这个曾凭着无所畏惧的勇气碾压新秀墙的少年,在对手邱非一声再寻常不过的“卢队”里溃不成军。
他想,他终于是对得起这两个字里包含的责任与意义了。
02
「恭喜啊。」
在纷至沓来的恭贺短信里,唯有这一条是那么的简短又淡漠。但卢瀚文明白的,刘小别是真的为他开心啊,只是那样复杂的心情用平板的文字如何能够真实的传递出来,于是他便只如常一般,将纷杂的情绪掩藏在淡漠之下,自以为无懈可击,却每每能叫他看破。
偏偏刘小别并不自知,他始终还是将卢瀚文看作那个站在台上意气风发地大喊着“一决胜负”的少年,仿佛时光荏苒,唯有卢瀚文还站在那个初遇时的年岁里,停步不前。
03
夜色渐浓,卢瀚文蕴藏在眼中的雀跃还未曾散去,他坐在副驾驶上,修长的双腿缩在座位下微微晃动着,在略显狭窄的空间里似乎有些憋屈。
刘小别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再看一眼,终于趁着路口前停下的当口轻轻地揉了揉他墨色的发,原来不知不觉,距离那个少年十四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载。
感受到恋人指尖的温柔,卢瀚文转过头去看他,眼中的喜悦敛去了些许,不如先前那般张扬,却仍是笑着的:“小别,我真的好开心啊,从我开始追你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们的未来,我想过很多场景。我们一起去遛狗,去看日落,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接吻,肆无忌惮地在我们自己的房间里做爱……”
“喂!”即便是过了这些年,刘小别依旧无法习惯卢瀚文这样直白的言语,他的耳尖微微泛了红:“你那时候才几岁啊,蓝雨到底是怎么教的小孩儿……”话语戛然而止,被卢瀚文固执的声音打断:“小别,你听我说完。可即便我想的那些没有几个成真,我仍然无比确定,没有什么如果会比现在更让我感到幸福,套用一句矫情的话,夫复何求。我真的很感谢你,小别,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车猛地在路边停了下来,轮子摩擦在地面上发出尖锐的声响,刘小别却顾不上这些,他偏头吻上了卢瀚文的唇,喉咙蠕动发出轻微的气音:“傻。”
04
阳光正好,卢瀚文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回想起昨晚自己说过的话,他忍不住羞耻地红了脸,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能矫情成这样。
“叮咚”新闻的推送声音响了起来,卢瀚文百无聊赖地点了进去,只略略一扫新闻内容,脸色就沉了下来。
屋外传来恋人回家的响动,卢瀚文揉了揉自己的脸,确保自己的脸色没有太过难看,这才慢慢地走出了房间。
刘小别正将早餐装盘,听到声音眼都没抬:“洗漱完了过来吃早餐,买了你爱吃的流沙包。”卢瀚文却没接话,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刘小别,直到刘小别疑惑地抬起头来询问时,才哑声开口:“你退役了?”
刘小别露出了恍然的神情,点了点头:“是啊,昨天开的发布会,这两天看你忙的不行,就没和你说。怎么,看到新闻了?”轻描淡写的口吻,让卢瀚文恍惚以为刘小别在说的不是他职业生涯中一个重大的决定,而是楼下超市白菜涨了两毛钱之类无关紧要的小事,堵得卢瀚文再接不下去这话。
“那接下来呢,你怎么打算?”于是卢瀚文只好生硬地转了话头,他死死地盯着刘小别,像是担忧着他就这样在眼前消失,再不见踪迹。
“我申请了在联盟任职,反正都是在B市,挺方便的。”如同被刘小别的话刺痛了一般,卢瀚文死死地垂下头去,喉间模糊地咕哝了一句什么,刘小别没听清,他看向他,带着不解:“嗯?“
“我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卢瀚文的话语里隐约带了些质问的意味,这明显让刘小别有些不舒服,可他还是按捺下了自己的情绪:“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怕影响你的状态,况且这些事说不说都一样。”
“怎么会一样?”卢瀚文这时候却像是听不出他话中的隐忍般不依不饶,“你告诉我,和我从别人口中知道,怎么会一样?怎么可能一样?”
刘小别皱起了眉头,不满的情绪显露无疑:“小鬼,你别闹。”
“闹?我没闹,小别,你总是这样,总把我当成小孩儿来看,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在长大,在努力学着成熟,我想和你并肩而立,即便不能帮你抉择,帮你承担,也希望能够分享你所有的情绪,而不是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儿一样被你照顾着。”卢瀚文顿了一下,才又一字一顿地说道:“小别你是不是忘了,除了是后辈以外,我还是你的恋人。”
而后,破天荒头一次的,卢瀚文仅仅留给了刘小别一个离去的背影。
05
再次联系是一天后刘小别接到了卢瀚文的电话,卢瀚文的声音从话筒了传过来,有些失真的不真实感,他说:“小别,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不该一时冲动说出那些话来,我……”
“瀚文”刘小别出声打断了他,这是他少有地叫卢瀚文的名字,因而在他说出来时甚至下意识地带了些郑重的感觉,“是我的错,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十四岁的少年,勇往直前,不知疲倦。你说的对,我忘了很多事情,忘了你在长大,也忘了你会想离我更近一点。”
这是刘小别难得地长篇大论,电话那边的卢瀚文安静地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可刘小别却莫名地能从他起伏的呼吸声里感觉到一丝恐惧,刘小别下意识地放柔了声音:“我想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谈恋爱,会有很多做不好,想不到的地方,可是我不想因此而消耗我们的感情,所以,”刘小别停了一下,似乎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难以启齿:“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么?”
那边的人急切的,像是怕他反悔一般答道:“求之不得。”
06
故事的最后,王子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这段剧情只不过是他们漫长的爱情里一个小小的插曲,他们如同卢瀚文曾经幻想过的那样遛狗,看日落,接吻,还有……做爱。
只是直到后来刘小别都没将那句话说给卢瀚文听,因为他觉得这未免矫情的太过头了。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这话应该由我来说啊,我的小孩儿。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