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周黄】从喜欢开始(未完,色击梗)




周泽楷有一个秘密,不敢与外人道——他喜欢黄少天。

其实从小学开始就蝉联校草之位的周泽楷,并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他时常会有些自卑,而自卑的来源是他的一个生理特征,他看不见颜色。

最初时周泽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与旁人有什么不同,直到他指着一盒五彩的蜡笔说颜色都差不多时,周爸周妈才察觉到不对,然而领着他去看医生,上上下下的检查了几遍却都没发现什么不妥,唯独不识得颜色。

周爸周妈原本抱着兴许是孩子太小,还辨认不清的期望,可随着周泽楷慢慢地长大情况却丝毫不见改善,周爸周妈才终于接收了这个事实。

因为这个缺陷,年幼的周泽楷遭受了小伙伴们的嘲笑与挖苦,于是他只能学着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所以,那时候他时常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孤独地看着这个在他眼中宛如黑白默片的世界。

或许是自己和自己相处的时日久了,他越来越不爱说话,也没学会与人相处。之后喜欢他颜的小姑娘们说他是高岭之花,却不知在社交这方面,他犹如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儿,在跌倒过后瑟缩地趴在原地,不敢往前。

可在遇到黄少天之后,周泽楷第一次感受到了不同。

五黄六月的G市,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可周泽楷还是早早地来到了G大。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一所陌生的学校,如果不提前来熟悉一下环境,他怕自己开学时会因为还要面对陌生的人而应付不来。

与大部分高等学府一样,G大极重环境建设,有松柏成荫之景,亦有竹尾潇潇之处。周泽楷对美的感知上到底是比别人差了一环,可这并不妨碍他对自己要待四年的地方甚为满意。

从林荫小径绕出来后便是炎炎烈日,还不等周泽楷反应过来,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冲着他的面门呼啸而来。

不及细想,周泽楷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随后便感觉到肩膀一阵剧痛。他被冲击力打得身形不稳,连退了几步,一低头,恰巧看见一颗圆滚滚的篮球骨碌碌地滚到了一旁的草丛上。

“同学,你没事吧?”有人急匆匆地跑过来,清亮的声音中含着几分焦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刚刚球脱手了,没注意到这边有人,你有没有受伤,能站起来吗?”

来人语速很快,顺势要来扶周泽楷,周泽楷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说着没事,然后抬起头来。

这一瞬间,周泽楷就愣在了当下。面前的人年纪与他相仿,身上套着宽大的篮球衫,裸露的皮肤上有着清晰可见的汗珠,这些都再寻常不过,可灼人的阳光下,周泽楷看到了男孩的发梢泛着淡淡的金黄。

周泽楷忽而就笑了,那抹金黄很是浅淡,像是颜料滴入水中扩散晕染开的一样。可这丝毫不影响周泽楷的欢喜,他抬起手来,近乎虔诚地想要触碰那在他眼中唯一的色泽。

然而,周泽楷的动作却在对方微微一个偏头后顿住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不妥当,他干笑了两声,收回尴尬地悬在半空中的手。之后,在男孩疑惑的眼神中,他摇了摇头,又重复了一遍:“我没事。”

说完周泽楷没再停留,转身走了。可在转身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那样好看的金黄色,他有生以看过最为美丽的色泽,为何就不能和男孩多说两句话,多看两眼呢?他想折返回去,而一想到要在陌生的环境里和陌生的人交流,他就犹如溺水的人般被恐惧淹没,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周泽楷以为,这是他生命里唯一的颜色了,只这一次后,便再不能寻,可缘分往往就是如此玄妙。

再次见面是在G大的开学典礼上,男孩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周泽楷直到这时候,才知道男孩是美院的新生,名叫黄少天。

看着黄少天在台上侃侃而谈,周泽楷不禁有些愣神,不知为何,他莫名地感觉黄少天发间的金黄更浓郁了几分,甚至连唇上都染上了一抹水红。

周泽楷几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周遭仍是冰冷的黑白,唯有黄少天像是站在一个彩色的光圈里,是这天地间唯一的色泽。

周泽楷的目光再也挪不开了,他着了迷一般盯着台上的男孩,他在心底埋下了一颗名为希望的种子,再次遇上黄少天,而且是以这样注定会再有交集的方式,让周泽楷意识到,他不能再被动地耗尽运气等待着,他总得做点什么,看看自己眼中的世界还能泛起怎样的涟漪。

热烈的掌声忽而响起,将周泽楷从渐飘渐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看着黄少天鞠躬下台,退出了明亮的光环之外,耳边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告诉他,不要轻易错过,留住他,留住黄少天。

当周泽楷站到黄少天面前时,那个叫嚣着的声音才刚刚停了下来,他的脑子里还“嗡嗡”地鸣叫着。他一贯的在不大熟识的人面前不知所措着,他低低地、以几乎被嘈杂的声响淹没的声音,打了个招呼。

礼堂昏暗的光线里,黄少天仔细地打量着拦在面前的人,而后在周泽楷快要尴尬地低下头时,露出了一个灿烂而又明亮的笑:“是你啊!”

这几个简单的字像是一下子敲在了周泽楷的心上,让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次极短的相遇,对他是惊鸿一瞥,对黄少天却只是寻常,他从未想过,黄少天还能认得出他。

“那天你没事吧?急匆匆地就走了,别是被我伤到了不好意思说?”黄少天拉着周泽楷走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语气中带着让人感觉亲切的熟稔。

周泽楷摇了摇头,心跳莫名的乱了节奏:“没事,没伤到。”他一板一眼地回答了黄少天的两个问题,明显的局促与不安在昭告着他的不善交际,与黄少天的游刃有余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黄少天也不疑有他,只当是不大愉快的初次见面留下的后遗症,他笑了一下:“没事就好,不然今天一起吃个饭吧?就当是赔罪了。”

一句“不用”将要脱口而出,周泽楷才突然意识到,要想接近这个人,这无疑是个很好的机会,于是他话锋一转,硬生生把要出口的“不”字改成了“好”。

到了见面,周泽楷才知道了黄少天所说的一起,只是他们俩一起而已。周泽楷顿时紧张了起来,若是人多的时候,他还可以嗯哦地应着别人的话,以显示自己的合群。而只有两个人,无疑是一个只需专注于对方的场合,这凭他少的可怜的社交能力是很难应付的。

然而,当两个人坐到一桌上吃饭时,周泽楷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了,黄少天是个健谈的人,天南地北,从国家大事到学校篮球场的架子,他总能找得到话题来聊,周泽楷依旧只用嗯哦而已。

这让周泽楷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看黄少天,不得不说,在他遇见黄少天后,事情似乎有些玄妙过头了。他现在已然可以确定,他能看见颜色和黄少天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只是他弄不明白,这关联是什么。

熟悉程度?或是见面的次数累加?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却被一个声音拉回了思绪。

“诶,你怎么了?不会是那天被我砸傻了吧?”说着黄少天往前凑了凑,周泽楷反应过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黄少天关切看着他的样子。

“噗通”、“噗通”周泽楷清晰地听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而后他看见黄少天如同被人握笔着了层色般,更加鲜活了起来,甚至连黄少天手中的杯子在周泽楷眼里镀上了色彩。

周泽楷突然明白了过来,好感度。自己对黄少天好感度越高,黄少天在他眼里的色彩就越趋近于正常,而且,这样的情况会以黄少天为中心扩散。那么,他现在或许可以把黄少天当成RPG里的一个角色来攻略?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免有些犯难了,他一个恋爱游戏都没玩过的母胎单身,连拒绝告白都磕磕绊绊,更勿论在现实里攻略一个男孩子了。

tbc—

我的色击梗有自己的想法……边写边拖的一篇文,发出来看看有没有人喜欢,没人就弃了……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