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all别】声色犬马 01(ABO/娱乐圈paro)

我流ABO




华灯初上,浓稠的墨色里霓虹的彩光晕染着交织在一起,如同一个模糊而绮丽的梦。人们在像是永无止境的忙碌过后,卸下了面具任由灵魂狂欢。夜,才刚刚开始,梦也是。

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似乎将人的谷欠望扩大了无数倍。窗外有斑驳的光影透进来,刚好投落在身下之人的脸上,让袁柏清得以看清了刘小别的神情。

刘小别蹙着眉,双眼紧紧闭起,彷佛不堪忍受身上人出入的动作,晶莹的汗珠从他如玉的肌肤上滑落,带出了一股子清冷的意味。然而,他的颊上泛着红,如同用胭脂染上的色泽,像是要用这抹艳将骨子里的冷傲遮掩。

看着这样的刘小别,袁柏清用以探索的部位轻轻一跳,而后涨大了一圈。刘小别从咬着唇的齿间泄出了一声嘤咛,他眯着眼瞥了过来,被情谷欠淹没的眸子里无半分清明,却隐隐能看出些许不满来,似是在责怪袁柏清的停滞不前。

袁柏清猛地一挺身,逼出了刘小别的惊呼,才又深深浅浅地动作了起来。忽而,袁柏清将分身抵在了一个脆弱而柔软的位置,他卯足了劲儿往里推,硬生生地将主人没有意愿打开的生/殖/腔挤开了一条缝。

疼痛和欲望汹涌而来,一瞬间的失神过后,刘小别用尽力气握住了袁柏清放在他耳边的手臂,语气却极尽淡漠:“你做什么?”

瞬间的清醒,袁柏清原本还在试图用蛮力逼着刘小别打开生/殖/腔,却忽而被这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劈头盖脸地浇了盆冷水。

他略微退了些出来,而后规规矩矩地几进几出,结束了这场意趣尽失的情事。

袁柏清半搂半抱地扶着刘小别去浴室清理,二人半晌不曾言语,直到袁柏清像是憋不住了,冒出一句:“你紧张什么,我还能标记了你?”

刘小别“啧”了一声,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嫌麻烦。”

这就不麻烦了?袁柏清到底没问出来,只是沉默着帮刘小别清理干净。

临走前,袁柏清勾起钥匙打开门,复又回过头来说:“明天开机,五点半我来接你,别忘了。”

刘小别也不耐烦回答他,袁柏清没在意,关上门走了。

冬日天亮的晚,袁柏清哈着白气推开门时,屋里还是一片黑暗。早已习惯了自家小祖宗那个赖床的毛病,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一旁的小助理,气势汹汹地闯进了卧室。

刘小别赶到地方时,比剧组提前算好的吉时还早了许多,他懒懒地坐在休息室里打手游。过了一会儿,袁柏清才气喘吁吁地进来,颇有几分不满地抱怨:“小祖宗,我这里帮你送吃的打点关系,你好歹也像点样子吧?别的不说,王导你不去见见?”

刘小别手指飞快地动作着,避开了对面地攻击,对袁柏清的话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待一局终了,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问“老师已经来了?”

——tbc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