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袁刘】在错过之前(花吐症,HE,一发完结)

题目瞎取的, @柳年皆澄澈  的点文,希望能喜欢




一切如常的训练,周遭只听得见敲击键盘和移动鼠标的声响。袁柏清手指飞速地动作着,冬虫夏草也听话地举起十字架,在不远处的剑客身上点亮治愈的白光。

一场战术训练的队内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对方终究还是吃了没治疗的亏,败局已定。袁柏清刚松了口气,便感觉嗓子有些发痒,他本想忍完这一局,不想手指只是动了两下,便有一股气从肺部窜到了嗓子眼儿。暗道不好,袁柏清强忍着要咳出来的冲动跑进卫生间,甫一关上门,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袁柏清扑到洗漱台边,随着他的咳嗽声,一片一片的白梅花瓣飘落下来,上面还沾着鲜红的血丝,莫名带着妖冶的美感。

直咳得干呕起来,那股子气才算是顺了下去,看着水池里红白相间的花瓣,袁柏清自嘲地笑了笑,大抵是喜欢的人带着清冷的气息,连吐出来的花瓣亦是这样清高孤傲的。可又有什么意义呢?到底不会让他知道,袁柏清想,而后他打开水,看着那些花瓣打着旋儿飘进了下水道。

等袁柏清整理好出来的时候,方才那局已然完了,屏幕上意料之中地亮着“荣耀”两个大字,袁柏清心里却冒不出半分高兴来,咳嗽的次数已经密集到了每天都会有,可他却还没想出应对的办法。

袁柏清拿过电脑旁那瓶川贝枇杷露,这是队长给的,据说味道甜甜的,还意外地颇具疗效。就着瓶口估算着喝了点,其实他心里清楚,根源不在这里,再好的药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只不过是将嗓子里干涩的疼和腥甜味儿压下去,到底是怕自己露了端倪。

队长投过来的眼神、队友们的询问,袁柏清不是没有感知到其中包含的关心与担忧,可他没法儿面对,感冒作为借口的搪塞让他心底生出了隐隐的不安,那股子血腥味儿带着白梅的清香似乎又泛了起来,偏偏那人还凑过来问了一句:“好点没?”

声音里带着在熟人面前染上的几分暖意,袁柏清却只装作未曾听见,他站起身来,飞快地找王杰希开了假条离开训练室。他实在不敢回答,他怕一张口,那些想说的话便再也压不住,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到时候他们之间怕是再也无法收场。

屋内昏暗而静谧,窗帘拉得死死的,间或能透进几缕暧昧的光来。在这样的环境下,电脑屏幕的亮光就显得格外刺眼。然而,坐在电脑前的人显然并未如此觉得,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屏幕,似是在读上头密密麻麻的字,又似是仅仅在放空而已。

屏幕上的画面停在花吐症的介绍上,许久不曾变幻过,而袁柏清的目光只停留在“现实发生概率0.1%”那一句话上,半晌冷笑了一声。自己喜欢一个人还真是喜欢的苦情,连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能赶得上,怕不是平时抽奖的好运气都用到了这上头?

袁柏清一笑还未收起,忍不住的咳嗽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不知怎的,在趴在洗手池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时,袁柏清的脑海中闪现出这句话来。这花吐症却也很有意思,将这三中之二紧紧结合在一起,让人瞒无可瞒。

而在咳完抬起头来时,袁柏清第一次那么恨自己胡思乱想立flag的毛病。镜子里,刘小别木着一张脸冷冷看他。

嗡的一声,袁柏清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他不敢仔细去辨认刘小别的神色,只是机械地打开水龙头,像是一个急着毁尸灭迹的凶徒。

忽而,一只细白纤长的手阻止了袁柏清的动作。刘小别向来体温偏低,可不知怎的,袁柏清从他的肌肤上感觉到了丝丝暖意,那暖意像是电流顺着袁柏清的血管往里窜,直麻到了心脏,而后他就像被烫到了一般飞速地抽回手去。

尴尬,尴尬到了极点。袁柏清只得状似无事地干笑了两声:“回来了?”

刘小别没有理会他,只是直直地盯着沾了血的花瓣看,而后回过头来,细长上挑的丹凤眼里带着森然冷意:“这就是你所说的感冒?”

袁柏清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事情到了这样的境地,他已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思,自己本也无法可解,就随他去罢。

“花吐症?”刘小别笑着看他,清亮的眼眸里忽而盛了几分恶作剧的意味,他凑到袁柏清面前,一贯清冷的嗓音因尾字的特意上挑而多了些许魅惑:“我帮你怎么样?”

水红的唇瓣已近在咫尺,袁柏清却不敢多看,他连退了几步,皱起眉:“你别闹了。”

刘小别略顿住,而后便恢复常态:“玩笑也不能开,你怕什么?”说着,关门出去,在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加上一句:“你快点,我要憋不住了。”

看着那些花瓣,袁柏清又是苦笑。怕?他怎能不怕。他怕会拉着他一起沉沦,更怕最终会是他自己的万劫不复。

生活继续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袁柏清咳得越来越厉害,大口大口的鲜血和着花瓣一起涌出来,煞是骇人。得亏从分数和接下来的赛程安排来看,微草进季后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否则以袁柏清现在的状态来看,只怕会成为拖后腿的那个。

“不然就去医院看看,”刘小别抱着保温杯凉凉地说,“你这样一直咳着也不是办法啊……”

袁柏清坐在床上半死不活地接话:“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要有用我能等到现在?来给我暖床才是正经的。”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才要说话,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他也顾不上回嘴了,只去玩自己的。

袁柏清也低头去看手机,刚巧见了平时职业选手们插科打诨的群里卢瀚文艾特了刘小别。

流云:@ 飞刀剑 说起来,小别哥你看我之前发给你的链接没?笑死了!!
鸾辂音尘:yo~~~
叶下红:yo~~~~~
风城烟雨:yo~~~ 顺便,@ 沐雨橙风
飞刀剑:看了,挺有意思的,感觉和之前那个X万个冷笑话有点像啊
沐雨橙风:yo~~~
飞刀剑:??
莫敢回手:yo~~~
谁不低头:yo~~~
夜雨声烦:yo什么yo,yo什么yo?!怎么正常的聊天被你们一yo就变得这么奇怪呢?@ 生灵灭 老肖你也不管管。
夜雨声烦:还有小卢@ 流云 我说过多少遍了,叫你少跟微草那小子混在一起,你就是不听,你这叫通敌叛国,知不知道?!
生灵灭:小姑娘家的私生活,我也没法管啊[小熊摊手.gif]
索克萨尔:少天淡定
生灵灭: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一枪穿云: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鸾辂音尘: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队长威武!!
风城烟雨: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啧啧
百花缭乱: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哈哈哈哈
冬虫夏草:而且小卢那么快就给你找了个儿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几乎是袁柏清发出去的同时,刘小别就抬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袁柏清只做不见,紧接着屏幕上又跳出一句话来。

飞刀剑:@ 流云 还是私聊说吧,受不起受不起[社会,社会.jpg]

在看清内容之后,袁柏清忽而觉得没意思透了,他是喜欢刘小别,可并没有一颗需要别人小心翼翼去呵护的玻璃心,他撂开手机躺了下去,感觉太阳穴的位置有些隐隐作痛。

这次事件后,刘小别和袁柏清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连神经大条如肖云都悄悄问了一句是怎么了,更勿论高英杰柳非等人。只不过高英杰脸皮薄,柳非到底是个女孩子,都不好深挖,便多了几分看破不说破的意味来,一时间那点微妙的感觉甚至蔓延到了整个微草。

袁柏清并无心关注这些,他去找了几个玄学理论很了不得的中医,却始终不得要领,难免在告白这件事情上生出了摇摆和犹豫。可一想到刘小别在自己面前和卢瀚文遮遮掩掩的那样儿,袁柏清又觉得膈应起来,他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说到底就是矫情的毛病给闹的。

一叶之秋:诶,薄情儿,你听说小鳖喜欢的人是谁了么?

看到孙翔发来的内容时,袁柏清很是无奈,会来找他问这样的问题,想想也只有孙翔了。

冬虫夏草:??
一叶之秋:鳖说他准备去告白了,还来问我怎么能机率大些,你不知道?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不知道

虽然不想承认,可袁柏清还是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揪住一般,紧得发疼。不甘心啊,那么喜欢的人,他怎么可能毫不在意地拱手让人?

或许是痛感太过剧烈的缘故,当刘小别将玫瑰递到他面前时,袁柏清只觉得十分不真实,直到联系起先前孙翔说的话,他才明白了过来。

顿时,中大奖般的喜悦从袁柏清的心底升腾起来,喜欢的人也刚巧喜欢自己,兴许是比花吐症更小的机率,却还是被他撞上了,到底是天无绝人之路。

刘小别的嘴开开合合地还在说着什么,袁柏清却没听进去,他吻上他柔软的唇瓣,单纯的嘴唇对嘴唇,没有半分的旖旎心思,大片大片的白梅花在袁柏清眼前绽放,雪白的花瓣上不再有鲜血侵染的痕迹,他闭上眼,从心底泛起了甜。

一吻毕了,袁柏清抱着刘小别不放,却听见他在自己怀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喃喃说:“无论你喜欢的是谁,我会陪你走下去的。”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袁柏清不疑有他,将满心的爱意一股脑地倒了出来:“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也只有你……”

然而话音刚落,刘小别却一把将袁柏清推了开来:“你说什么?!”

袁柏清一脸懵逼,下意识地回答:“我说我喜欢你啊……”

刘小别cao了一声:“那你那天拒绝我?”

“哪天?”袁柏清更懵了,随后反应了过来,也跟着cao了一声:“那不是你开我玩笑?!”

“开个ballball,”刘小别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老子都做好陪你走完最后一段人生的准备了……”话没说完,刘小别脸一红就截住了。

还没等刚理清事情经过的袁柏清甜完,刘小别又带出了一句国骂:“MD,我怎么觉得耻到家了……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晚了。”袁柏清飞快地回答,眉眼间满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幸亏还来得及,没让我错过你。

end——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