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喻王】不求偕老(HE,一发完结)

此文又名《迷一样的袁柏清》
关键词:梦境与现实、握不住的手、奖赏



00
相传有灵名曰织梦者。世间众生大多庸庸碌碌、平凡无为,唯有梦中方可上天入地、历经世事,便有灵取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耗灵力织成梦境,以供世人消遣。

取月魄所织的梦境,纯净无暇,是为伊甸园;取暗夜所织的梦境,沉郁邪恶,是为九重狱;取烈火所织的梦境,热浪滔天,是为焚身苦……酸甜苦辣、世间百味皆在梦境中一一陈列。

然而,太过清晰真实的梦境终会叫人或是沉溺其中,或是避之不及,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于是食梦鬼应运而生,他们游荡于世间,以人的梦境果腹。他们却也挑食任性的很,有些梦他们碰也不碰,有些梦却要尽数吞下,还有些梦咬一两口便又丢弃。是以有人梦如现实,有人一夜无梦,有人模糊了梦境。


01
“是真的吗?”高英杰带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询问,换来了刘小别的嗤之以鼻。

“当然不是,也不知道从哪里搜来的东西,也忒扯淡了吧?”

袁柏清还沉浸在自己精彩绝伦的讲述中,突然被刘小别拉回了现实,不满地“哼”了一声,正待再说什么,却被清冷的声音截住。

“差不多得了,基础训练都做完了?”

众人一回头,王杰希靠在门边不带什么情绪地看着他们。

一天高强度的工作,轻易就让人感到了疲乏。王杰希闭着眼睛冲去身上的泡沫,思绪却不经意间飘得很远,纷杂凌乱的场景在脑海中划过,最后画面定格成了早上袁柏清侃侃而谈的场景。

织梦者……么?王杰希摇了摇头,抬手关下水阀,转身走出了浴室。

这样荒诞的故事,不管怎么想,都是无稽之谈吧?


02
这感觉……很诡异。

王杰希坐在蓝雨的食堂里,身旁是黄少天和卢瀚文在叽叽喳喳地在进行食物抢夺大战,而他竟然丝毫不觉得违和?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一种熟悉的、自然而然的感觉。

还没等王杰希理出个所以然来,画面已经跳转到了下一帧。

面前摊着一本笔记本,上面的字不甚清晰,王杰希却莫名的知晓这是自己记录战术的笔记本,还未等他思考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老对手喻文州这个用笔记录的习惯,手已经不受控制地翻动了起来,页面上的内容王杰希看不清,却在看到扉页上的“喻文州”三个大字时愣了神。

这……什么情况?

03
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王杰希还有些发懵。梦里的场景他记得不甚清晰,可用熟稔的感觉过别人人生的微妙感还未曾褪去。

这样的微妙感他不是第一次有了,总是用老对手的视角看这个世界是种什么体验?王杰希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次,恐怕知乎也救不了他。

训练、数据分析、战术布置……一切都与平常一般无异地进行着,而在休息的间隙,王杰希几次对着袁柏清欲言又止。他本来是想问问关于那些玄学的完整故事,可是又想起自己昨天无稽之谈的论断,有些开不了口。而网上能查到的都是小说游戏云云,不足为信。

另一边袁柏清在王杰希眼神的洗礼下不免有些战战兢兢,他手一抖,冬虫夏草也在电脑屏幕上抖了三抖,这样一来,袁柏清就更紧张了,操作过程中小错不断,连刘小别都忍不住对他投来了关爱智障的眼神。

就这样过了半日,性子急的袁柏清有些耐不住了,左右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还不如给个痛快。于是他在王杰希又一次看过来时,径直走了过去:“队长,您……有话直说吧!我扛得住!”

袁柏清一脸的悲壮,已经把最近自己作过的妖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谁知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你昨天说的织梦者,是怎么回事?”

四下里瞬间静默了一瞬,竖着耳朵听这边对话的微草众人手上的动作皆是一滞,他们队长,什么时候开始会把这些怪力乱神当回事了?

04
灵本为神遗落在凡间的神力所化,由诸神所驱。于是织梦者们兢兢业业,为神之子民创造梦幻之都。

初时灵们忙碌地游荡于凡世间,采集原料、织梦、植入皆由一灵完成,时日一长,或是力不能及,或是一时未曾顾上,总会疏漏,再有食梦鬼入腹,世人有梦者甚少。

之后,神为灵做出调配,各环节皆有专门的灵负责,正如人间产业一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05
“所以……不会出错?”王杰希忽而开口,打断了袁柏清的话。

袁柏清略略皱眉,摇了摇头:“少有。”

“嗯……”王杰希若有所思,颔首:“没事了,好好训练。”

二人就这样,在众人惊讶又疑惑的目光中结束了这次谈话。了不得了,了不得,魔术师和治疗之神徒弟的脑回路果然了不得。

不得不说,王杰希虽然是个新时代成长起来热爱科学的青年,但对这些神鬼之说的接受速度却是异常地快,这会儿他已经在思考织梦者错将喻文州的梦植入自己梦境的可能性了。

越想王杰希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很有道理的,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他自问并没有成为喻文州的想法,这个解释不成立。另则,又有说法是梦境预示着未来,那么……自己以后会变成他庙住持?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王杰希画上了大红叉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想明白这些后,王杰希便坦然了,反正错也不在自己,知道他庙住持天天想些什么,也挺好玩儿的不是?

06
玩、玩、玩儿脱了?

再次从梦中醒来时,王杰希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这梦王杰希依旧是以喻文州的视角进行的,然而在闪过几个琐事的片段后,王杰希看到了自己,现实意义上的自己。

最开始,沉浸在梦境中的王杰希并未意识到那个自带出场音乐和追光的人是自己,他只是被喻文州那种初恋般悸动的小心情震惊了。王杰希着实没想到,切开黑的老对头喻文州,竟然还有这种粉红粉红的少男心事,拿去和方士谦、叶修他们笑上一年也够了。

然而,当看清喻文州梦中洛神为谁时,王杰希就笑不出来了。他一边感受着胸腔里急速跳动的小心脏,一边在内心刷满了MMP的弹幕,感觉自己怕是要分裂了。

醒来后王杰希久久不能回神,悸动的感觉似乎还在心中萦绕,让他想否认那个梦境都不成。他摇了摇头,似乎想要甩掉那些纷杂而混乱的东西,并在内心给了袁柏清一个大叉叉,什么织梦者食梦鬼的,骗人的,全TM是骗人的!

07
可即便是全盘推翻了自己的论断,喻文州的梦也不会停止,王杰希从一开始的内心崩溃到后来的破罐子破摔,最后,竟然还摔出了一些微妙的感觉,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这种微妙感觉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在王杰希越来越没法直视喻文州了,别说是见了真人,王杰希现在已经反应大到看见索克萨尔几个字时都要愣上一愣,足可见得,喻文州的梦给王杰希造成的影响是有多可怕。

现实里,王杰希是恨不得离喻文州八百里远的,可天不遂人愿,该来的比赛还是要来的。

微草主场,作为东道主队的队长,又兼之两家关系私底下还不赖,打完比赛王杰希自然不好一走了之,少不得约了蓝雨吃饭唱k什么的。而蓝雨也没有悬念的接受了,一切都是如此和谐而正常,唯有王杰希一人全程心不在焉、如坐针毡。

KTV包房里一片鬼哭狼嚎,带点酒精的饮料是最好的气氛推手,不至于麻痹了职业选手的神经,却也能让他们在微醺中燥起来。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看样子并没有融入大家一起疯的打算。旁人只当是他又犯了懒,只有喻文州不时投来关切的目光,却被他尽数忽略,似乎谁也不曾入眼。

不知何时话筒到了喻文州手里,温和低醇的男声唱着婉转而深情的曲调,被音质尚可的音响扩大了好几倍,蓦地让王杰希的心跳乱了一拍。他抬起头来,看见喻文州的侧脸被明明灭灭的光亮柔和了线条,给人温柔缱绻之感。

心中的悸动再也遮掩不住,王杰希看着喻文州露出了一抹浅笑,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与梦境中的那个喻文州似乎奇迹般地重合了。

08
折腾着把几个队员送回酒店或是送回家后,已经挺晚了,夜幕降临后的喧嚣又重新回归了平静,王杰希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喻队,赶紧去休息吧,今晚有得你折腾的。”

而后,王杰希不等回应,转身就走,却被人叫住。

“杰希……”王杰希顿住脚步,状似镇定地回过身,心中却并不平静。他与喻文州虽说是场上对手场下朋友,可何曾用过这样亲密的称呼?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走近了几步,近到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喻文州眼角被酒精染上的浅红。鬼使神差地,王杰希凑过去吻上了喻文州的眼角。

一时间,万籁俱静,王杰希感觉似乎所有的声音都聚集到了心脏的位置,“扑通扑通”,似乎要震破他的耳膜。

09
“叮咚”手机消息的声音,王杰希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没有要看一眼的意思。这几天喻文州的电话和短信他通通不曾理会,那天的一时冲动,他不知该如何收场。

电视里的小情小爱告了一个段落,王杰希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颈,终究是拿过了手机。

这次不是电话,亦不是短信,是一条微博推送。

索克萨尔:不求偕老 [一只在虚空中像是要抓住什么的手.jpg]

王杰希的心像是被什么揪住一般,紧了一紧,他能认出来,那只手……是喻文州的。

没有再犹豫,王杰希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在轻微的电流声中,他温柔了声音:“我们……试试吧?”

“好!”像是怕他反悔一样,喻文州在那边急急应了,声音里带着笑意,似乎还带着些苦尽甘来的甜。

10
未来太长,不敢祈求能与你相携到老,当下能握住你的手已是莫大的奖赏。

end——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