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卢刘】水果慕斯(美食系列,小别生贺)

小别生贺,美食系列文(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系列以及小别生贺会不会我最后只发了这一篇……)


————————————



  

  奶白色的一小块慕斯蛋糕撒上细碎的巧克力,正中半颗鲜红欲滴的草莓,再配上小半块新鲜的奇异果,简单的搭配,却很是赏心悦目。叉一小块入口,浓郁的巧克力和淡奶油在唇齿间化开,再兼之草莓和奇异果与生俱来的酸甜味道,香浓而不甜腻,叫人欲罢不能。



  巧克力


  单恋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有人说像是噙了一块黑巧克力在口中,浓郁的香、淡淡的甜,然而更多的是满满的苦涩,而那苦涩在口齿间游走,最后顺着咽喉滑进心里,叫人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卢瀚文不同意,小小的少年拍了拍手指间残留的零食碎屑,歪了歪脑袋。


  如果非要用巧克力来比喻的话那应该是牛奶巧克力,不像黑巧克力那样苦涩,也不似白巧克力那样的甜腻,吃进口中既能品出可可的浓香,亦能尝出牛奶的香甜,何其完美。


  卢瀚文第一次遇到刘小别的时候才十四岁,少年操纵着扛着重剑的剑客一路冲杀而去,即便是被人耍的团团转亦能够激情不减,何等的意气风发,却偏偏使了那点小手段,才堪堪赢过那人去。


  或许赛场如战场,就应了那句兵不厌诈,可十几二十的男孩儿,正是向往着江湖侠气的年岁,似乎动了一点点的小心思,都是对少年意气的折辱。是以,才会有了全明星赛上的那一声宣战,那不是挑衅,亦并非作秀,而是卢瀚文想就此堂堂正正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以成全他那点上不得台面的侠义精神。


  两个人都全力以赴的一战,结果已然分明,缺乏经验的少年终究是略差了些许,跳到失败的界面时卢瀚文并没有太意外,只是他却在要走上台时听见了下边的一片哗然。


  待卢瀚文去看时,只见到了淡淡的影像一闪而过,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比赛后,卢瀚文将飞刀剑剑指黄少天的那一幕小心翼翼的存了下来,他说,这样的小别前辈很帅,这才是他印象中江湖剑客该有的风采。


  黄少天听说后翻了个白眼,不予置评,谁还没有个犯中二病的时候呢?


  或许后来,卢瀚文对刘小别那浓得化不开的喜欢,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少年对他前辈的每一件事情,大到比赛日程,小到琐事闲话都能够如数家珍。他喜欢缠着刘小别pk,并不仅仅是为了切磋技术,更多的或许是藏了想离小别前辈近一点、再近一点的小心思,希望他能记得,你在追寻着你的目标,而我,在追寻着你。


  大抵年少的情感便是如此,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曲折,简单而纯粹,浓烈且直白,即便是包裹了那么一点小想法,都像是巧克力里的坚果仁一般,清晰而明显。



  水果(草莓+奇异果)


  随着年岁的渐渐增长,卢瀚文开始学会了收敛起自己的感情,他不再将那样强烈的情感轻易地袒露给人看,他学着将它们放在心上藏起来,然后自己细细品味,于是,他又从其中品出些许酸来。


  十七岁的卢瀚文长高了许多,前些年几乎停滞了的身高在这三年间疯长了起来,黄少天吐槽他像是开了外挂,长起来就不见有停的时候。卢瀚文开嘲讽笑黄少的身高,被黄少天追着打的时候,卢瀚文觉得这样也挺好,至少小别前辈就不会再觉得他是个小孩儿了。


  可还没等到卢瀚文长成他想象中的成熟大人,然后去他小别前辈面前告白的时候,刘小别就爆出了恋爱的的绯闻。


  最开始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袁先生在发照片质问刘小别时错发进了职业选手群,虽然这位袁先生已经大爆手速撤回了信息,可休息日群里闲得无聊的大神们已然卡在袁先生撤回前连截了好几张图。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众职业选手就刘小别的“恋爱门”事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深入剖析了照片形成的时间、地点和真实性,最后得出三个结论。


  其一,这家店甜点很好吃,配上西单另一家店里的饮品简直人间美味,绝了;


  其二,这姑娘长相气质俱佳,配刘小别简直白瞎了(此条结论全群在线人员一致投票通过);


  其三,说好一起做单身狗,你却背着我们有了女朋友,这么不听话,直接烧了吧(此条结论由七期生友情提供)。


  在卢瀚文爬上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三条凝结了全群人智慧的结论,他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等等,这家店好像是我当初千辛万苦翻尽攻略带着小别前辈那宅男去的吧?!


  顿时,卢瀚文便感觉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第一个发现卢瀚文异常的是喻文州,彼时卢瀚文一脸惆怅地戳着碗里的饭菜,蓝雨传说中十分好吃的食堂在今天格外不入他眼似的。


  “怎么了?”喻文州端着餐盘坐到了卢瀚文身边,带着一贯的温柔笑意。


  卢瀚文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仍旧在戳着碗里的东西不发一言。


  喻文州却像是早料到了一般接着说了下去:“因为他们在群里说的那些关于刘小别的事?”


  卢瀚文手上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喻文州:“我真的有点……不,是很介意,我该怎么办啊,队长?”


  看着眼前日渐成熟的剑客露出了从前小孩儿一样无措的表情,喻文州忍不住笑了:“那在介意之前,你有没有去问过刘小别?”将卢瀚文的茫然看进眼里,喻文州便已经有了答案,他笑着摇了摇头:“还什么都没有问过就自己在这里发愁担忧,这可不像是一个成熟的人会做的事情。”


  愣了一下,卢瀚文才晃过神来,他猛地站起身一边和喻文州道谢,一边冲出门去播下了那个看过无数次的电话。


  这样的喜欢即便是酸,亦是浸在甜里的酸,酸得不地道,却能丝丝缕缕沁进人心里,爽口却又让人舒心。



  慕斯


  他们恋爱的第七年,卢瀚文宣布退役,在这个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越来越长的年代,十二年的职业生涯并不算稀奇,更何况卢瀚文出道的年纪本就很小,甚至还有媒体在退役发布会上问,并未看出卢队长的状态有所下滑,卢队长为何就急于退役?


  卢瀚文端起这些年当队长练出来的笑:“江山代有才人出,我这样……也够了。”只是这笑里多少含了几分不舍与惆怅,叫人不好再追问下去,却也不得不叹一声到底是岁月不饶人。


  刘小别看见卢瀚文这幅样子时吃着薯片颇为不齿:“你看看你这装腔作势的样儿,明明就是你自己嫌累才退役的,还非得做出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来,哄谁呢?”卢瀚文扑上去抱着刘小别的腰哼哼唧唧撒娇,半晌才回了一句:“这不是为了能多陪陪小别哥么?”


  兴许是太小开始电竞比赛的缘故,才二十六岁的卢瀚文已经会在一波爆发后手腕疼得厉害,比之当年的刘小别有过之而无不及,到底打游戏是废手的,电竞行业再怎样的规范化也终究敌不过自然规律的推进。


  这些,比赛后一刻不放松地帮着卢瀚文做手操的刘小别心里何尝不明镜儿似的?可到底是怕卢瀚文心里难受,扯着旁的说了些,但愿他不想自己当初那样,过了好几日才缓过神来。


  卢瀚文自然也知晓刘小别的心思,便顺着刘小别说了下去。


  其实卢瀚文那点伤感已然在告别蓝雨时自己默然消化了,他只是在想,他们的这十二年里,头三年是他带点苦的单恋,再两年是似酸似甜的暧昧纠缠,之后七年便是蜜里调油的甜。或酸、或苦、或甜都尝过了一遍,亦算完满不是?


  卢瀚文正东想西想的这当口,刘小别突然有些正经地看向他,然后再卢瀚文不明所以的目光里说:“这就七年了,你说会不会……七年之痒?”


  卢瀚文忍不住笑了,他伸手去挠刘小别的痒痒肉,边挠边说:“小别哥,你这就嫌痒了?更痒的还在后边呢!”


  两人笑闹着滚做一团,卢瀚文看着自家男朋友微微泛红的脸,突然想起了那年自己领着刘小别去那家甜品店吃到慕斯蛋糕时,似乎就是这样的感觉。


  香甜的味儿能从心底缓缓漫开,侵入四肢百骸,他记得他当时笑着和刘小别说,小别前辈,这是幸福的味道。


  ——end——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