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苏晨

冷热cp大乱炖,我开心就好/另,all别大发好!!!

【喻王】河流的尽头(ABO)

关键词:醉酒,自由价更高,精神崩溃




00
王杰希说他经常会做同一个梦,梦里萦绕着长久不散的雾气,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在脚边潺潺流淌,浪花拍在岸上,似乎想要冲破河岸的约束,最终却只是徒劳地溅起沁凉的水珠。

“那条河流向哪里?又在哪里是终点?”刘小别问他。

河流的尽头……么?王杰希沉默了很久,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


01
王杰希第一次见喻文州的时候,是在一个后现代主义风格的画展上。

站在一副色彩斑斓的画作前,王杰希久久没能移动步子。那图配色极具视觉冲击力,线条杂乱不堪,毫无规则可言。

可王杰希偏偏在这样的无序里看到了光亮,这光亮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光点不断地扩散,再扩散,然后在边缘处晕开了多种颜色的光,这些光自由组合地交错延伸,最后在他眼前铺开了一片刺眼的白光。

似乎是被这光灼伤了,王杰希忍不住眯了下眼,而后他听见一个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这样的天才艺术家真要命,不是么?”

突然出现声音把王杰希从越陷越深的想象中拖离了出来,王杰希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而后撞上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这可以说是一次有些尴尬的初遇,过近的距离让王杰希产生了心跳加速的错觉。是的,王杰希无比确定这就是错觉,他是不可能对一个Alpha一见钟情的。

王杰希是一个Omega,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Omega,但这并不影响他对Alpha的厌恶——确切来说这就是他厌恶Alpha的原因。

Alpha与生俱来的威压和在Omega面前的绝对地位都让王杰希感到无比的排斥,AO相遇后那种因为本能而交合的行为在王杰希看来简直就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大败笔,这样的情绪甚至强烈到对他的身体都产生了影响。

王杰希曾在某次发情期时使用了一种新型抑制剂,这种抑制剂的原理是利用化学原料模拟出Alpha信息素的成分和味道,可以对未标记过的发情期Omega形成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抚慰,达到虚拟暂时标记的效果。

然而王杰希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不堪店员喋喋不休的介绍所以随手带回来了两瓶,而当冰凉的液体喷上腺体,陌生的Alpha气息将王杰希包裹住时,他的身子一僵,随后就强撑着发软的腿冲到卫生间里大吐特吐起来。

那次发情期几乎要了王杰希的命,出院时他的主治医生委婉地建议他去心理科看看,他摇了摇头只说了不需要三个字。

他早已经做好了找一个Beta或者是Omega共度此生的准备。


02
“那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刘小别的声音里充斥着惊讶和某种不知名的兴趣,有着Alpha厌恶症的Omega是怎样打开心房接纳Alpha的,这对一个心理医生来说吸引力无疑要比故事本身大得多。

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靠到椅背上,似乎在努力地组织语言来描述这段复杂的关系。而这过程中他仍忘不了看一眼毫无动静的手机屏幕,刘小别注意到,王杰希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有这样一个动作。

“有急事要去处理?”刘小别忍不住开口问道,王杰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几乎是为了给王杰希的焦躁一个答复,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嗡嗡”地振动了起来。

王杰希那异常的情绪波动似乎被抚慰了一般,他平静了下来,却没有去接那个电话,而是淡漠地撇开眼去,从他的眼神里刘小别看不出是否有着悲伤或是绝望之类的情绪,他只听见王杰希笃定地说。

“是因为一次意外,大概……也是错误。”


03
那次相遇后,王杰希和喻文州的见面次数意外地多了起来,两个原本甚少有交集的人突然有了更多的接触,这无论如何都透露着诡异而不同寻常的意味。

但王杰希却无暇顾及这些,他收到了国际知名画作评选大赛评审组的邀约,他或许会成为入围的艺术家里少有的亚洲面孔,这无疑给他的艺术生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局面。

然而王杰希不知道的是,这个转折的到来,也将他推入了不知名的深渊,再也没有了绝地反击的机会。

葡萄酒和迷迭香的味道在黑暗中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般在空气中弥漫、游荡,似乎还荡出了破碎的呻吟,带着引人迷醉的情欲气息。

剧烈的撞击和滴落而下的汗水,和着空气中浓郁的葡萄酒香气眯了王杰希的眼。他借着月光想好好看看这个带给自己快感的男人,视网膜上却只投印出一个似真似假的影像,像极了无数个夜晚里在脑海中盘桓不去的梦境。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奇特了,王杰希只不过是在庆功宴上随手抬了杯酒,之后的情节发展就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从未想过,在这个自诩清高的圈子里也会有人使这样下三滥的手段,特别还是对他这种看起来像是性冷淡的人。

趁着意识还清醒,王杰希快速地离开了人群,他倚在墙边抖着手吃下了一大把抑制剂,却仍然阻止不了空气中越来越甜腻的迷迭香味儿。

正当这时,有什么人凑了上来,急不可耐的就要埋头去啃咬王杰希的脖颈,被王杰希一巴掌拍开。

而那人却并不死心,他的手紧紧扣住王杰希的腰,微微曲起的膝盖抵在王杰希的两腿之间,将王杰希整个人都压在墙上,禁锢地他动弹不得。

陌生而强势的Alpha气息将王杰希死死笼罩在其中,逼得他几欲作呕。更让人恶心的是那人已经发硬的物什在他的胯间猥琐地磨蹭着,偏偏发情状态的Omega并没有推开他的力气。

王杰希下体湿成一片,连衣物布料轻轻的摩擦都承受不住,而他的腰亦瘫软的倚在墙上才能勉强支撑住身体。饶是如此,他仍然使劲地推拒着,哪怕他眼下能使出的那点力气在那人看来兴许只不过是恰到好处的调味剂而已。

忽而一股葡萄酒的味道在空气中突然爆发了开来,Alpha强大的威压逼得身前的人退了一步,也让王杰希控制不住地跌坐在地上。

在意识完全混乱前,王杰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04
“然后……”刘小别停顿了一下,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最后还是轻咳一声,直白地说出来:“他标记了你?”

王杰希笑了一下,在刘小别讶异的目光里说:“是我同意的。”

不知为何,刘小别总感觉王杰希的笑里含了几分苦涩和些许意味不明的东西,他没有说话,静默地等待着王杰希开口。

过了许久,久到刘小别都以为王杰希在酝酿一个冗长的故事,王杰希才开口说:“大概是鬼迷了心窍,就在当下觉得就是这样也可以罢,好歹我对他动心过。”

“那现在呢,发生了什么?你发现他不够爱你?还是,他有了的别的Omega?”刘小别观察着王杰希的表情问道,言语间提及的都是当下Omega们最容易遇到的情感问题。

王杰希摇了摇头:“都没有,他挺爱我的,问题就是……太爱了。”


05
酒精和药物共同作用下的情欲来的汹涌而猛烈,对情欲异常敏感的Omega只能瘫软着身体任人为所欲为,而当那人抵在他的生殖腔口时,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如果他这辈子必须找一个Alpha标记他的话,只能是喻文州了。

于是王杰希打开了生殖腔,邀请着喻文州的进入,他想,这样也不错,他终究是要屈服于这个世界和现实的。

王杰希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之为冲动,可他是确信的,他需要喻文州,哪怕只是当下而已。然而,他的有所求终究还是化作了枷锁,牢牢地铐在了王杰希的身上,叫他奈何不得。

喻文州把一个Alpha应该有的占有欲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不能忍受王杰希沾染上别的信息素味道,他在王杰希外出时要不断地发讯息或是打电话询问,他不允许别人和王杰希交往过密,最初时这一条只针对Alpha和Beta,可在喻文州知道王杰希曾经有过找一个Omega的念头时,他将Omega也划进了危险的范畴。

喻文州丝毫不吝啬对王杰希的爱,可喻文州吝啬着王杰希,不管是王杰希的情感还是他这个人。


06
烟灰缸里堆起了满满的烟蒂,喻文州瘫坐在沙发上满脸的憔悴,桌上的手机因为方才三番两次被拒接了电话而让平素待人温和的Alpha给砸成了几块,他也懒得去修,或者黄少天说的对,他和王杰希都应该静静。

爱上王杰希这件事,对于喻文州来说几乎可以称之为必然,初见时那人不过静静地立在那里,就让周围的画作都失了颜色,那瞬间喻文州就无比清楚地知道,他完了,他的一见深情,必让他在爱情的角逐里输得一塌糊涂。

好友黄少天曾经说过,喻文州的爱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他用这个漩涡将王杰希死死地困在最中心的那个位置,让王杰希陪着他一同起起伏伏。

这样不好么?喻文州问黄少天。黄少天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终会将他溺毙在里面的。

之后的天南地北喻文州已没了印象,可黄少天的这句话却偏偏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去,可怕的是他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说,这样……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咔哒”一声,门开了,喻文州低垂着头,黑暗里他夹在手指间的烟明明灭灭,像是无以为继的火苗,随时会在跳跃中堙灭成虚无。

王杰希一进门就被烟呛了一下,他皱起眉:“你做什么?身体不想要了?”

喻文州没有答话,却在王杰希要进房间时开了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王杰希顿住了脚步,他回过头,在黑暗中转过头朝着喻文州的方向,却静默地没有说话。

二人就这样长久地僵持着,久到喻文州几乎以为方才看到王杰希不过只是抽了太多烟的幻觉,他才听见王杰希说:“文州,我们……差不多了。”

在门关上的瞬间,喻文州的背也如同没了力气般坍塌了几分,薄薄的一道门,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而喻文州眯了眯眼,却看不清门外的世界是怎样的。


07
刘小别在王杰希要走的时候叫住了他,在王杰希疑惑的目光里,刘小别问他:“你现在知道河流的尽头是什么了吗?”

然而,还不等王杰希有所反应,刘小别已经紧接着说了下去:“中国古代神话里说,归墟无垠,众水皆汇于其中,河流的尽头,是归墟。”

“那不过是虚构的故事而已。”王杰希的言语间颇有几分不屑,他却听见刘小别极其笃定地说了一句。

可亦是现实。


08
又是一年春来,b市的气候时好时坏的,可王杰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想要适应回来并不困难。

他还年轻,却已经过上了喝茶、遛狗、下棋的老年人生活,当然,他也没曾忘记钟爱着的那些画,他将这些年来作的画都整整齐齐地挂了起来,有小桥流水,有高山巍峨,却独独不画人物,自他为那人作过画后,他的笔下,再画不出人物。

王杰希抱着自家的小主子往楼梯走,却听见打了个照面的张大妈说402新搬来了个瞧着很有精神的小伙子,王杰希笑着应了声,心底有些好奇自己的新邻居是个怎么样的人。

说起来这402前前后后装修了很久,不过是新搬来了人而已,王杰希初时本没有在意,却因着装修了那么久他都没见这神秘的屋主露过面,才端的生出了几分好奇来。

在王杰希踏上最后一节台阶时,402的门正巧开了,他准备好了礼貌的问候抬起头,却正巧撞进了那人深邃如夜空的眼中,跌跌撞撞,再也走不出来。

有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进楼道,刚巧将喻文州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黄的边儿。王杰希忍不住笑了,他忽然想起三年前做完标记切除手术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似乎也是这样明媚的阳光。


09
梦里的那条河不断地往前奔涌而去,王杰希随着它一道往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王杰希终于看到了它的尽头,刘小别所说的,归墟。

End




后记:一直拖拖拖,终于还是拖着把这篇文写完了,其实文章在王杰希离开的地方应该是要完了的,可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个结局,希望不是狗尾续貂。
最初写时,想表达的是没有束缚的、自由的爱情对于老王这样的性格来说才会是真正的幸福,可大抵是太理想主义了,又一直在拖,终于是写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迟来的,七夕快乐。

评论(5)

热度(82)